手套和隔离衣到底隔离了什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7 10:20:40

编者按  

上周的官微文章《接触隔离可有条件取消手套的使用?》,表明手套可以有条件的取消。今天的文章,Gonzalo Bearman等人的研究再次论证了,接触隔离措施实施过程中,手套和隔离衣可能不是必须的。


停用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患者接触预防措施的影响

一项中断时间序列分析


检索:廖丹        

翻译:冯诚怿        

审核:朱敬蕊 廖丹


无条件的实施接触隔离是不是真的有必要?美国的部分州,在一些情况下停止实施接触隔离措施,除外伤口引流或感染性腹泻的患者,但是停止以后,效果如何,会不会给患者带来伤害,目前还没确切的结论。


本文作者为了解决这一疑问,实施了一个单中心类试验研究,时间跨度从2011年至2016年,针对感染或定植MRSA和VRE患者,如果停止实施接触隔离措施,会不会影响院内的医院感染发生率。


研究者采用了中断时间序列设计来评估7种平行的感染预防措施的影响,采用分段回归模型评估干预措施引起的感染率的变化。


这个评估是在一所拥有865个床位的城市学术医疗中心进行的,其中包含了146张ICU床位。


对于MRSA和VRE的患者,7种平行的感染预防措施包括:

  1. 2011年1月开始使用导尿管集束化管理。

  2. 2011年6月开始在ICU以外的科室使用葡萄糖酸氯己定(CHG)进行会阴护理。

  3. 2012年3月在全院ICU以外的科室使用CHG沐浴(ICU患者的GHG沐浴在2007年已经开始)。

  4. 2013年4月开始,停止对MRSA和VRE患者实施接触隔离措施(即,入室前戴手套,穿隔离衣),对于感染了其他显著流行的病原菌的患者,仍然实施接触隔离。

  5. 2014年8月,评估裸露肘部以下(BBE)护理患者和接触隔离措施,并反馈。

  6. 2015年3月使用了紫外线消毒设备(用于艰难梭菌患者的终末消毒)。

  7. 2016年3月开始实施导尿管插管72小时自动停止的医嘱。


表1,显示了7种措施实施的依从性和执行时间安排。使用分段回归模型,评估这些干预措施对感染率的影响。

 

表1  感染预防措施过程

备注:ICU,重症监护病房:CHG,葡萄糖酸氯己定;N/A,不可行的

a 直接观察手卫生监测显示器,使用iPod上的iScrub应用程序记录。

b 从电子病历中获得的数据。

c 由感染预防专家和床位护士进行患病率评估

研究结果

研究期间医院相关感染率下降。每100000住院日的MRSA和VRE感染率分别降低了1.31(P=0.76)和6.25(P=0.21),而在停用了接触隔离措施后医疗相关感染率每10000住院日降低了2.44(P=0.23)。虽然2010年到2016年间,不断的增加干预措施,相关感染率也有持续下降的趋势,但是没有一个干预措施是有统计学意义的。

 

表2  停止接触预防措施前后,MRSA、VRE和所有器械相关性感染率的比较(双样本Z检验)

备注: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


表3  横向感染预防策略对感染预防结果的影响概述


图1  停止接触隔离措施前后,每千住院日MRSA和VRE医院感染发病率下降(ITS研究)


图2  与MRSA和VRE相关的器械相关医院感染发生率下降(每千住院日)


研究结论

研究者认为,其他措施执行的好,停止使用手套和隔离衣不会引起感染率的升高。这也为我们在实施感控措施时,怎样实现成本效益最大化,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路。


虽然没有单一的干预措施是导致医院获得性感染率下降的原因,但研究结果表明,停止接触预防措施与水平的感染预防策略一起实施,不会对临床结果产生不利影响。即当与感染预防措施横向结合时,对MRSA或VRE感染或定植的患者停止接触预防措施不会导致MRSA和VRE患者器械相关性感染发病率的增加。这种方法可能会是一种安全而又高效的管理患者的策略。

该研究的优势

  1. 利用CDC国家医疗保健安全网络(NHSN)定义确定医疗保健相关感染,消除偏倚。

  2. 所有数据均由经过认证的感染预防护士收集。

    训练有素的观察员使用标准化的手部卫生,BBE和接触预防措施评估方法,以尽量减少偏见的可能性。

  3. 通过使用ITS分析,可以逐月评估随着时间推移实施的7种不同感染控制措施在一段时间内的感染趋势。这种统计方法有助于评估特定干预后感染率的影响,以及在以连续方式实施多种干预措施的特定时期内的趋势。

  4. 很少有研究通过ITS分析评估MRSA和VRE的接触预防措施的影响。 这种ITS分析的结果支持当与全面的水平感染预防策略相结合时,终止VRE和MRSA感染或定植患者的接触预防措施。

该研究的局限性

  1. 这项研究是在一个学术中心进行的非随机化,准实验研究。

  2. 该机构对接触预防措施和其他护理措施过程的遵守程度很高(表1),这可能反映了随机顺应性审核,并且可能不是每日在全院范围内遵守的准确标志。

  3. 反映符合接触预防措施的数据仅在2016年1月至8月期间可用。由于多项干预措施同时实施,本研究可能无法预测特定干预措施的结果,而是将水平感染预防策略与停用相结合的益处对MRSA和VRE患者的接触预防措施。

  4. 在研究期间没有进行MRSA和VRE的主动监测培养,因此,MRSA和VRE的定植情况是未知的。因此,在本研究设计无法排除在其他地方感染的VRE或MRSA但在该医院被发现的患者。

  5. 需要进一步研究,无论是多中心ITS分析方法学还是集群随机试验,都需要进一步探索这种潜在的策略变化。

 

文献来源:Gonzalo Bearman, Salma Abbas,, Nadia Masroor,et al. Impact of Discontinuing Contact Precautions for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and Vancomycin-Resistant Enterococcus: An Interrupted Time Series Analysis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J]; 2018;1–7.


图文编辑:王小虾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