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和富人的区别,太现实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30 04:29:53


   今天是李翰和妻子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他特意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中午和妻子通电话的时候,他妻子说五点半左右能赶回家,可现在足足晚了一个小时。之前他打电话给他妻子的时候,他妻子却没有接,只是在过了五分钟后发了条短信给他。

    「老公,公司加班,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哦!」

    这条短信让李翰有些不安,他担心妻子并没有在加班,而是在跟某个男人幽会。

    要不然的话,也没有必要不接电话,而是发短信搪塞他吧?

    毕竟他妻子是坐办公室的,手机应该不会离身才对。

    李翰对他妻子向来很信任,怎奈这个社会出轨现象越来越严重,所以他不得不多个心眼。

    这时,同事孙晓斌突然打电话进来。

    “阿翰,我下午在街上看到你老婆了。”

    “几点的时候?”

    “估计四点左右吧,”电话那头的孙晓斌道,“我看到她跟一个男的走进一家内衣店,那男的还搂着你老婆的腰。”

    “你认错人了吧?”李翰道,“我老婆今天在公司加班,一直加班到差不多六点,怎么可能跟男的去逛内衣店?”

    李翰的话刚说完,门突然被敲响。

    意识到妻子可能已经回来后,李翰道:“晚点再聊,我老婆回来了。”

    “行!”

    挂机后,李翰朝防盗门那边走去。

    李翰刚打开防盗门,他那走进来的妻子便一把抱住了他,还极为亲昵地将脸蛋贴在他的脸上。他妻子特别喜欢和他亲近,所以每次下班见到他时,基本上都会拥抱或者是接吻。每次他妻子这么做时,李翰都会觉得特别温馨,更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直都是如胶似漆的状态。

    可这次,李翰却显得有些慌张。

    不是因为孙晓斌说的那些话,是因为他闻到妻子身体散发出的沐浴露气息。

    而,这沐浴露的气息和家里的沐浴露完全不一样!

    这就意味着,他妻子下午百分百有在外面洗过澡!

    结合孙晓斌所说的话,李翰自然是无比惊恐。

    难不成,他妻子下午先是和男人去逛街买内衣,之后又和男人去开房?

    没等李翰开头,身为他妻子的丁浠已经在吻了下他嘴巴后朝餐桌走去。

    关上门后,李翰便盯着他那正站在餐桌前的妻子。

    他妻子穿着一件黑色连体包臀裙以及肉色裤袜,而因为他妻子身材本来就很好的缘故,所以这紧身型的黑色连体包臀裙让他妻子显得更加迷人,臀线更是美的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瞩目。加上一头乌黑秀发,一张天使般的面孔,以及那温柔得足以将冰山融化的声线,所以李翰一直觉得他妻子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

    当然所谓的完美不只是身段和面容,还有性格以及为人处事。

    尽管他妻子很符合白富美这三个字,但他妻子一点儿也不娇气。或许应该把富字拿掉,毕竟他妻子家境并不好。今天是因为他下午不需要上班,所以晚饭才由他来准备。要是平时,晚饭一般都是由他妻子负责准备。加上他妻子如今是人力资源部主管,工资一万五左右,所以很多人都羡慕他娶了个完美娇妻。

    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工资又高,又能勤俭持家,而且从来不发小脾气……

    因这些优点全部集中在他妻子身上,所以李翰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

    可如今,妻子那疑是出轨的痕迹让李翰心里很不安。

    李翰思考之际,丁浠已经拿起筷子。

    夹起一片牛肉送进嘴里后,咀嚼数下便咽下的丁浠赞美道:“老公!你的厨艺真的是越来越棒了!完全达到了大厨级的水准啊!”

    夸完以后,见丈夫脸色好不到哪里去,丁浠便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你今天都在加班,都没有出去过吗?”

    “是啊,”丁浠道,“今天事情比较多,从早上九点一直忙到傍晚,忙得我腰酸背痛的,结果还有不少事没有忙完,所以明天估计还得早点去公司。要不是忙得昏天暗地的,我都想早点下班回来陪你了。毕竟今天是咱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所以真的应该好好庆祝一下。嗯?老公你真的是越来越浪漫了,连蜡烛都已经买回来,那待会儿我们就可以烛光晚餐了。其实我觉得我今天加班也有好处,因为我回来得这么晚,天已经有些黑了。要是太早回来的话,太亮了也没办法进行烛光晚餐。我先去换一下衣服,这衣服太紧身了,让我都有种喘不过气的错觉。”

    “可你一直很喜欢穿这种款式的衣服,你衣橱里都有好几套这种连体的包臀裙。”

    “不是我喜欢啦!”丁浠笑道,“是因为总经理有要求,说管理层的女员工都必须穿包臀裙。”

    说完后,拿起椅子上的包包的丁浠便朝主卧室走去。

    掩上主卧室的门后,丁浠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并在抚了抚胸口后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将包包放在床上后,丁浠便将窗帘拉上。

    假如不拉上窗帘,房间里的动静有可能会被马路对面那栋楼的人看到。

    就好比有次她和丈夫做嗳,因为窗帘没有拉上的缘故,害得她在整个过程中都处于紧张状态。尽管那天是晚上,尽管房间里只开着床头灯,但丁浠还是担心对面那栋楼会有男人在看他们夫妻俩做那个。可奇怪的是,那天她却比平时更快达到巅峰。

    想起那天的事,丁浠脸上都出现了红晕,眼神更是变得有几分迷离。

    暗暗告诉自己别胡思乱想后,丁浠这才脱下连体包臀裙。

    将包臀裙往床上一扔,丁浠反手解开文胸的扣子。

    随着这束缚之物的离身,丁浠那两颗白得刺眼,而且还无比挺拔的36d雪峰便自然而然地展现出来。因肤质胜雪的缘故,这样的雪峰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倾倒。

    将黑色文胸放在床上后,丁浠脱下了肉色裤袜。

    看了眼卷在一块的肉色裤袜,丁浠顺手扔在了床上。

    如此一来,丁浠身上只剩下最后并且是最重要的一件。

    就在丁浠将内裤拉至膝盖并坐在床边准备脱下来之际,门突然被她丈夫推开。

    看到丈夫的那一刹那,丁浠慌张得急忙捂住那儿,神情显得极为慌张。

    而,李翰也是同样慌张。

    因为,他妻子的内衣竟然不是早上穿出门的那套!

    最夸张的是,内裤的款式竟然由棉质变成了布料极少的丁自裤!

    加上他妻子紧紧捂着那儿,所以总觉得有问题的李翰立马走了过去。

    扯开妻子的手后,眼睛瞪大的李翰便怒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翰会如此质问也很正常,因为他妻子竟然变成了白虎!

    要知道,他妻子一直没有剃毛的习惯,所以这刺眼的一幕让李翰极为愤怒。先是他同事说他妻子被一个男人搂着走进内衣店,接着是他妻子对他撒谎,说整个下午都在加班。而现在,不仅文胸内衣换成了一套黑色性感款,就连私密地带的毛竟然都给剃了!

    就算李翰是傻子!

    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定是他妻子和那个男人去开房,之后毛还被那个男人给剃了!

    见妻子低头不语,李翰问道:“下午是不是跟男人去开房了?”

    “没有的事。”

    “那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不敢和丈夫对视的丁浠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点惊喜。去年你突然跟我说,说西方女性大部分都有剃毛的习惯,尤其是美英这种发达国家。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你还问我要不要剃。因为我们中国女性是没有剃毛的习惯,除非像模特这种特殊职业,所以我那时候是说剃毛太奇怪了,就委婉拒绝了你。可你是我老公,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希望我剃掉的。刚好今天是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所以我就干脆把毛给剃了。”

    “那这文胸和丁自裤是怎么回事?”

    “既然是结婚纪念日,那穿性感一点不是更能让你产生冲动吗?”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又要脱下来?”

    “其实我很矛盾的,”抬起头和丈夫对视后,丁浠道,“我属于那种比较保守的女人,穿的内衣之类的都比较普通。所以要是我突然穿这种款式的内衣的话,你是不是会以为我其实是那种很开放的女人?所以回来以后,我觉得还是换成平时穿的那些款式为好。毕竟我是你老婆,我当然不希望你认为我很开放。对不起,这些事都是我自作主张,我没想到会让老公你误会我和男人去开房。”

    “你确定你今天一直在加班?”

    “是啊,这种事我没有必要骗你的,”将腿略微打开后,脸蛋有些红的丁浠问道,“好看吗?”

    假如不是发现妻子有可能出轨,李翰自然会夸赞,甚至还会立马将妻子压在身下。可想起同事说的话,李翰完全高兴不起来。但他又觉得妻子说的话有可能是真的,毕竟这些年他妻子一直表现良好。很少去ktv酒吧之类的声色场所,在外面也很给他面子,而且他这边的亲戚都非常喜欢他妻子,尤其是他爸妈。

    应该是孙晓斌看走眼了吧?

    李翰觉得这种可能性很高,所以晚点他必须再打电话给孙晓斌,问孙晓斌是不是看走了眼。

    “挺好看的,”李翰敷衍道,“就穿这套吧,反正已经穿着了。”

    “不行的,”丁浠道,“这套是今天才拆的,还没有洗过,所以得先过水。要是老公你喜欢的话,我明天再穿给你看。”

    说完,将布料极少的丁自裤放在床上后,一丝不挂的丁浠便起身勾住丈夫的脖子。

    吻了下丈夫的嘴巴后,丁浠道:“老公,剃了毛的我是不是更容易让你动心?”

    听到妻子这话,又看着妻子那显得有些迷离的眼神,李翰的喉咙动了下。

    抓着丈夫的双手,丁浠将之环在了自己那一手可握的杨柳腰上。

    被妻子这么一引导,李翰便习惯性地搂着他妻子的腰肢。因为他妻子腰部很细,雪臀却很大很翘,所以除了让妻子紧紧依偎在他身上以外,李翰双手还习惯性地往下滑去,去感受雪臀那无比滑溜的触感。

    啪!

    随着他的轻轻一拍,悦耳的声音便在主卧室里回荡着。

    当然,还夹杂着他妻子那似乎有些不情愿的嘟喃。

    因为拥抱,李翰又闻到了那让他意识到妻子有在外面洗过澡的沐浴露气味。

    眉头一皱后,李翰道:“和我说一说你买内衣还有剃毛的事。”

    “不要,”丁浠撒娇道,“很难为情的。”

    “难道你是在街上随便买个剃须刀,之后找个没有人的角落剃?”

    “那是疯子才做的事,我怎么可能那样做啊?”丁浠道,“你也知道我公司是卖内衣的,所以刚刚我穿的内衣其实是我公司新出的款式。每次有新款式了,总公司那边都会邮寄一些样本到分公司,所以我就来个顺手牵羊咯。刚好中午公司里没什么人,所以我就在部门的卫生间里把毛给剃了。”

    “那要是在你剃毛的过程中,突然有男的闯入可怎么办?”

    “不可能啊,”丁浠道,“我都把门给锁了,任谁也进不来。”

    “你中午是不是有洗过澡?”

    听到丈夫这话,依偎在丈夫身上的丁浠皱起了眉头。

    因为拥抱着彼此的缘故,所以李翰并没有注意到妻子的表情变化。

    “不算洗澡吧,只是在卫生间里擦了下身子而已,”丁浠道,“中午我有试穿过几套才刚拆封的内衣,因为没有过水的缘故,所以试穿完以后总觉得下面有些不舒服。我怕那些内衣不够干净,所以我就直接在办公室的卫生间里擦了身子。老公,你怎么知道我有洗澡?是因为我的皮肤摸起来很光滑吗?”

    “是因为你身上沐浴露的气味和家里的不一样。”

    “抱歉,我刚刚回家应该先和你解释一下,要不然你就不会误会了,”声音很轻柔的丁浠道,“假如我说我有在部门的卫生间里擦身子,还用了沐浴露,那老公你就不会怀疑我了。其实我觉得你怀疑我也是正常的,毕竟你老婆我长得这么漂亮,而且走在街上回头率又那么高。加上三个月前我还顺利升职为主管,所以老公你肯定担心我会被其他男人拐跑了。其实你不用担心的,假如我是那种轻而易举就会被男人拐跑的女人的话,那我早就跟其他男人远走高飞了。”

    听到妻子这话,李翰心里有些不爽。

    重重呼出一口气后,李翰问道:“剃毛器哪来的?”

    “当然是街上买的啊,”丁浠道,“难道老公你以为是捡来的啊?”

    听到妻子这解释,李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李翰总觉得他妻子在撒谎。

    假如他妻子因为试穿内衣不适而在办公室卫生间里擦身子的话,那他妻子怎么可能会把其中一款内衣直接穿回来?他妻子一直很爱干净,偶尔做嗳之前还要特意去卫生间清洗,所以不可能会把还没有过水过的内衣穿回来的。

    正常情况下,他妻子应该是直接放在包里带回来才对。

    但就算李翰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他妻子也会敷衍了事。

    毕竟,这种事并不能作为他妻子出轨的证据。

    反正李翰待会儿必须给孙晓斌打个电话,搞清楚孙晓斌看到的人到底是不是他妻子。假如真的是,那他妻子刚刚所说的话就都是谎言,并可以推断出他妻子已然出轨。也就是下午提早离开公司和男人去买内衣并开房,而且毛还被那个男人给剃了。他曾经想帮他妻子剃毛,他妻子都婉拒了他。而要是愿意让另一个男人剃毛的话,那只能说明那个男人在他妻子心里的地位更来得高!

    其实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妻子到底有没有出轨!

    反正只要他妻子出轨了!

    那他绝对选择离婚!

    “老公,你是准备就这样和我抱一个晚上吗?”

    回过神后,李翰道:“你去把汤热一下。”

    听到丈夫这话,丁浠皱了下眉头。

    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她丈夫热汤,她负责换衣服才对。但见丈夫脸色不太好,知道丈夫还在怀疑她有出轨后,她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在嗯完以后,她便打开衣橱,看要穿哪条内裤。

    看着妻子那绝美的背影,李翰喉咙动了下。

    细腰丰臀,再加上一双修长且雪白的大腿,所以他妻子这身材完完全全就是黄金比例。也正因为这样,每次做嗳的时候,李翰特别喜欢让他妻子跪着,这样荡漾起的臀浪会让他更加兴奋。

    选了条红色内裤穿上后,丁浠便取下挂在门后衣钩上的吊带睡裙。

    穿好后,丁浠拿着床上的文胸内裤走了出去。

    在走出主卧室后,皱了下眉头的丁浠又折返。

    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酷狗播放《今天你要嫁给我》以后,她微笑道:“待会儿是烛光晚餐,所以我觉得单曲循环这首歌挺好的。”

    没等丈夫开口,丁浠已经走了出去。

    在李翰看来,他妻子是担心被他拿到手机。

    假如一个女人已经出轨,那手机里或多或少会有和出轨有关的痕迹。比如保留着和奸夫的聊天记录,聊天记录一般会非常暧昧甚至是露骨。而且,在聊天记录里很有可能含有一些尺度极大的照片甚至是视频。

    所以意识到妻子可能是要删除出轨证据后,李翰立马往外走去。

    “手机给我一下,”李翰道,“我想给咱妈打个电话。”

    “我手机在放歌,你用你自己的吧。”

    “我手机话筒有些问题,所以得用你的。”

    “好吧。”

    将手机递给丈夫后,丁浠便往卫生间走去。

    拿着手机走进主卧室后,李翰开始查看着妻子手机的通话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

    查看完以后,李翰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因为刚刚他妻子有拿到手机,或许和出轨有关的痕迹已经被清除了。

    将还在播放《今天你要嫁给我》的手机放在床上后,坐下去的李翰便打开妻子的包包。包包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线索,但李翰还是本能地翻找着。除了平时那些东西以外,李翰还从包里找出了一张镀金扑克牌。

    盯着手里这张j数秒后,李翰便看着背面。

    背面印着李翰完全看不懂的文字。

    他虽然是高中老师,但这样的文字他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

    不知怎么回事,李翰总觉得有在哪里见过一张类似的扑克牌,尤其是背面的文字。

    因一时想不起来,李翰的眉头皱得非常紧,他特别讨厌这种模糊的记忆。

    李翰回忆之际,他妻子已经将文胸和内裤过了一遍水。

    看了眼纸篓,丁浠是真的很想直接将这套内衣扔进纸篓里。

    但为了不引起丈夫的怀疑,丁浠还是只能将之挂到外阳台去晾。

    随后,穿着吊带睡裙的她将餐桌上的那碗汤端进了厨房。

    而因为真空上阵又拥有36d傲人身段的缘故,所以丁浠那两颗浑圆的雪峰便随着她的步调微微颤动着,给人一种呼之欲出的错觉。

    走到液化气灶前,丁浠是准备直接将鲍鱼排骨汤倒进锅里热一下。但因为这样直接热会破坏了汤的鲜美度,所以丁浠便将鲍鱼排骨汤倒进炖汤用的陶瓷砂锅里,以小火热着。

    看着这个前年专门买来给丈夫调理身体用的陶瓷砂锅,丁浠不免叹了一口气。

    幸好刚刚顺利蒙混过关,要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盯着那像妖精般跳动着的火苗,陷入沉思的丁浠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洞。

    想起下午所经历的事后,丁浠双腿猛地收拢,就好像不愿意被人掰开似的。

    意识到是身在家中后,丁浠才松了一口气,双腿自然也随之放松。

    热好烫后,戴上手套的丁浠将汤倒进了碗里,并端了出去。

    将汤放在餐桌中间,摘下手套的丁浠将每一道菜都尝了一遍,以确定哪道菜需要加热。其实她丈夫的手艺很一般,但因为顾着丈夫的面子,之前吃牛肉的时候丁浠才会说味道很好。在丁浠看来,夫妻之间需要必要的鼓励,更何况今天还是结婚纪念日。所以要是她之前说牛肉炒得太老的话,那势必会影响到她丈夫的心情。

    确定都不需要加热后,丁浠道:“老公,可以吃晚饭了,记得把我手机拿出来哦。”

    将扑克牌放进妻子包里后,李翰拿起了手机。

    手机是压在她妻子穿过的裤袜上,结果他连同裤袜一起抓了起来。

    盯着裤袜看了片刻,李翰便将裤袜放在鼻下闻。

    确定没有腥味后,李翰这才将裤袜扔在床上,并往外走去。

    可还没有走出主卧室,想起一件事的李翰眼睛顿时瞪大。

发表